余生太长V

【金钱组/米耀】露水情缘-中

脑洞聚集地:





国设。


OOC预警。


米切开是黑的预警。




前篇请戳,以及这篇国设依旧是隐晦系列文。


建议去看《睡美人》《某些人》方便理解。


一个系列的。




那么,晚安w






02.


 


 


    


王耀靠在床头上望着窗外的海景,却有些心不在焉。这栋别墅建在这座岛屿的最高点,几乎扫了一眼王耀便能大致画出岛屿的形状与地质,却也揣测不出来究竟是哪个被挖掘了的无人岛。岛上植被很多,几棵椰子树高高立着,可这么大的地方却只有他们两个人。


 


王耀正愣着,对这里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一晃神也便一笑而过了,随着年龄的增长,很多事情都不愿意在精雕细琢。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最起码从阿尔弗雷德进主卫开始他便再没听到什么声音了。王耀一想既然对方不在,他倒不如先熟悉熟悉环境。许是房间里开了空调,可之前大概被绑了很长时间,导致王耀一直觉得衣服黏在肌肤上非常的难受。


 


他干脆起身毫不自觉的便打开了立在墙边的衣柜门,王耀起初没有抱有太大希望。阿尔弗雷德始终给他的感觉便是突然给他绑来的,可这也是起初。当他看到对方那副镇定自若的神情以及望向他的眼神时王耀便觉得或许他对阿尔弗雷德的评价得再提升一个档次。


 


柜内是一排又一排整齐摆放的衣物,奇妙的是一件明显XL码的一件L码的交叉的堆叠在一起。茉莉花香的洗衣液味顺着鼻腔流淌至今,王耀顺着自己的记忆试图打开另一个柜门。却在上手是突咎怔住了。


 


他手停在了半中央,好一会儿才把柜门拉了开。很精致的设计,能够令人准确无误的找到盛放内裤与睡衣的位置。一排排精致的抽屉呈现在了王耀的面前。区别于另一半简约的设计,这一半非常符合东方人的整理习惯。当他在靠下的隔层找到两件真丝睡衣时便又是另一番心境了。


 


绸缎的睡衣质感很好,一看便是上等的蚕丝支撑的。从领口一直到袍底都是用金线一笔一笔绣出来了的图腾。王耀伸手抚摸着从衣服上传递来的温度,将它放到床上伸手解自己厚重的西装。


 


脱了外套再脱衬衣,一个扣子一个扣子的慢慢解了再解腰带,一套动作下来不过五分钟的时间,可摸上这套原本就该属于自己的睡袍时他却停了手。


 


王耀看向主卫的门口,抿着嘴,还是没能迈向那道坎。这件睡袍对他来说意义重大,虽然他曾猜测过是落在了阿尔弗雷德这里,可从两人认识到现在他都曾隐晦的提过,可对方并没有给他有重视的感觉,久而久之王耀也就以为丢了。毕竟那时候的洋人更不懂得质感与体验,只以为的追求华丽和舒适度。


 


他伸手拿起了先前的睡袍,微垂着眼睑,思绪飘摇至不知何时。其实大体上也能记起来是哪个年代,只是他不愿意去细想。


 


他以为阿尔弗雷德不会记得的。


他是被那一副纯良的外表骗了,或者说他也猜不透明明这样聪明一个人就两次在他这失了手?非要让自己处于这么尴尬的地步。


 


或许这不是他该想的事情,可这件事的确令王耀困惑多年。


王耀其实一直不知道自己有个想事情太过专注就会忘记周遭的变化的习惯,所以当阿尔弗雷德从卫生间内出来的时候见到的也就是一副静态素描了。靠在柜前显然是想换衣服,却偏偏拿着睡衣挡了些地方。刚看见时,阿尔弗雷德不是没有怀疑过他的动机。后来看人认真专注的神态一想想起和王耀相处的种种情况了。


 


其实他承认自己在面对王耀的时候想法的确下流,可不能怪他。王耀总是这样,无论是刻意还是无意,都会做出一些撩拨他心弦的举动。比如说,向他这样现在情绪不太稳定的人,最受不了别人衣不蔽体的模样。偏偏的,还穿着一条纯黑色的平角内裤,能够完美的看见人鱼线,尤其是那内裤腰线非常的低。


 


阿尔弗雷德突然有些后悔,他的确太久没见王耀了,连对方的衣着方向都摸不清楚。他在考虑自己给对方准备的那一抽屉的卡通图案的内裤是否会遭到嫌弃。如果真的不喜欢,难道让他穿自己的?那也不太好,一个是太大了,另一个可能也不卫生。


 


他会介意。


估计王耀更会介意。


 


当王耀回过神时,不过是在一瞬感受到了一道炽烈而又专注的目光。他微一转头,便看着阿尔弗微扬的唇角,半湿的发乖顺的贴着脸庞,一双眼睛从他的身上掠过头顶,再回来时他本该回避的。可许是刚洗完了澡,他看起来干干净净的,像颗通透的玻璃珠子。就像王耀第一次见他时,就像王耀第二次见他时,就像王耀回忆起来原来那个小男孩儿长大了就是这样时。


 


他们互相望着,直到阿尔弗将目光转移至了他手中拿着的睡袍。王耀心里暮然一紧,真丝制的衣服瞬间被他抓皱了。


 


“别这么对它。”像是来自远方的声音唤回了王耀的知觉,他抿着嘴,就看着阿尔弗雷德一步一步向他走了过来。对方只围了一条浴巾,袒胸露乳的模样可以称得上相当失礼了。可王耀哑口无言,他不过是想起来了一些事情。


 


“你知道这衣服陪了我多少年吗?”他手中的衣服一角被人拎了起来,王耀能感受到来自力道上的温柔,他只要一抬起头便能看到对方那张饱含感情的脸庞。谁也不知情愫究竟从何而起,但的确,他对阿尔弗雷德的客观影响或许早已超出了他自己的预估。


 


这应该算得上是一件好事,可王耀清楚的明白,但凡感情越了界的国本体,大多得不到好的下场。


 


“我以为你那时候没有记忆。”王耀还是抬了头,这种时候他必须正视阿尔弗雷德。他干脆放了手,任由那件衣服落到别人手中。


王耀笑了笑,看着阿尔弗的样子却怎么也无法与记忆中那个愚蠢的像天使一样的孩子融合在一起。


“是我错估了。我早该想到我第一次见你便那么喜欢你,是有渊源的。”


 


他抖了抖衣服,摸着上面的细纹,这才低头认真端详起了王耀。


“当然。你这算是承认了吗?欺骗我之类的?”阿尔弗雷德将衣服一抖,那件一看就是为王耀量身订做的衣服便披到了对方的肩上。视线中的王耀还是不变的身高、不变的相貌,唯一改变的就是发型。


 


第一次的时候他的头发梳的那么高,自称是亚瑟的侍卫,可当晚上时那么长的头发就像他在书中所读的那样扑在地上,可眉眼眉梢都是他看不懂的神态。


他以为真的只是个侍卫,直到看到他和亚瑟所做的一切超出他理解范围的事情。


 


然后他就消失了,他只记得那时候亚瑟望着他的目光。


那是种怎样的目光?


阿尔弗雷德不太记得具体的了,他只记得他满心欢喜的去了东方那个伟大的国度,在第一天像是遇到了自己的命定女神。


 


然后那一切便被王耀击得粉碎。


 


阿尔弗雷德低下头,轻轻捧起王耀的脸。


 


“好好的……怎么就把头发剪了?”


“还有,说了多少次了,你那目空一切的目光真的令人很讨厌。”


 


他将王耀往自己的怀里揽也不知道在抱着什么,或许他抱的就是一场虚幻的不存在的空气,也或许是太顺利了太幸运了,亚瑟施展了黑魔法向神告了状。


 


“可我。”


 


王耀将头磕在他的肩膀上。


 


他不知道在看着哪,目光中并无悲戚更无喜怒。


 


“我就是这样的国家啊。”王耀伸出手来反抱住了阿尔弗雷德。


 


“我除了能当容纳你身体的容器之外,你还想在我这里得到什么?”


 


“我的阿尔弗,难道一定要击碎一切屏障公主和王子就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吗?”王耀露出了一个笑容,尽管他不愿意,也不甘心,可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既然你记得那时候的事情,那么就不要忘了曾经的我可是给你讲过《睡美人》的故事。”


 


就像这世间的因果轮回。


凡事都有偶然的凑巧。


可结果呢?结果总归如宿命一般,必然产生。


 


周而复始。


 


 


-TBC


 


 


   可能有些乱,所以我还是补充一下吧。


   这篇文章与《睡美人》+《某些人》是一个系列的。


   


   而一小节的那个梦境其实是阿米作为一个国本体真正与老板接触的现实轴,也就是阿米赢了独/立/战/争之后去中/国做贸易的事情。


 


   而睡袍是阿米在国本体意识还不清晰时老板被先生带去阿米家发生的,也就是睡美人那篇(睡美人还有个后续,不过是好茶2333)


 


   老板一直以为小时候的阿米并没有那么多意识,而且他和先生那时候emmmmm,总之大家都懂。但实际上阿米有了,他一直很聪明并且扮猪吃老虎的那种。


 


   然后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其实互相都认识了,但是都在互相欺骗。


   嗯……就是这样√。


   


   

评论

热度(117)